有口才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大凶器
上一章 一定... 主目录

第三百零四章 泉眼儿...

作者:日落孤城 更新时间:2016-09-05 03:07:38

“对!一定要把她日了,狠狠的草!”陈文渊死死捏着拳头,指甲深深嵌入手掌,殷红的鲜血流了出来,哗啦啦的跟大姨妈飙射似的。</p>

龙根一头瀑布汗,麻痹的,自己就够畜生了,日了俩表婶儿,干了三对母女花,两对儿姐妹花,枪扫婆媳。妈那个吧子的,看来自己不够狠,还有让别人狠狠草自己老娘的!</p>

麻痹的,那回头陈文渊不得把自己喊爸?</p>

想到这儿,后背凉风嗖嗖直冒,麻痹的,一想陈文渊老爹,县公安局局长!掏出手枪把二弟废了,忍不住夹了夹裤裆。</p>

“文哥,别介,玩笑不能这么开啊。”龙根讪讪道:“得,以后我不跟你喝酒了,我喝酒,你喝可乐成不?”说着,大吼一声,“服务员儿,整几瓶儿哇哈哈过来。”</p>

陈文渊却摇摇头。</p>

“兄弟,把你当兄弟,我才这么求你!不然,家丑岂能外扬?”陈文渊死死握着龙根的手,一脸肯定以及确定的表情,郑重其事道:“兄弟,听我的,一定要把那个贱人日了,狠狠的草,争取一杆子捅晕,醒了接着捅,成不?”</p>

“日死了,我给你顶着!行不?”</p>

龙根惊愕的看着陈文渊,暗骂道:“次奥,这不孝子!居然求人干自己老娘?这,禽兽啊,畜生!”</p>

一旁的郑楠、朱大旺没有吭声,望着陈文渊,有些心疼。最后又把目光对准了龙根,郑楠深深嘬了一口烟,道:</p>

“龙根,听文渊的吧,干了就干了!”</p>

“我也挺支持的!”朱大旺点头附和。</p>

龙根眼珠子一瞪,没好气道:“你要真支持,你去日!妈那个巴子的,一想这事儿,老子鸡.巴就硬不起来!次奥!”</p>

陈文渊失望的摇摇头,闷了一口酒,一副苦大仇深的悲戚模样,沉凝许久,这才开口道:“兄弟,有些事儿你不明白。”</p>

“文渊,还是我来说吧。”</p>

郑楠接过话头,细细把事情说了一遍。</p>

原来,陈文渊说的“妈”不是亲妈,而是后妈,叫做小后妈更为贴切,只比陈文源大九岁而已,三十多岁,长的俏丽如花似你妈,肤白肉嫩,波大奶挺,细腰丰臀,一双丹凤眼跟狐狸眼睛似的。</p>

凭着那股子sao魅劲儿,成功勾搭上了陈涛,也就是陈文渊口中王八蛋爹,至此,陈涛便每日奔波于公安局与情妇床第之间,一连三年没回过家。</p>

那会儿陈文渊还在外地读书,得知老娘病危,马不停蹄回家一瞧,老娘奄奄一息,道出了那个sao婆娘,陈文渊怒火中烧,给父亲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sao婆娘的浪.叫声,老爹闻言更是不耐烦的挂了电话。</p>

老妈的葬礼也是陈文渊独自一人操办,然而,老妈前脚一走,狐狸精上位了,陈文渊不服,反被陈涛暴扁一顿,赶出了家门!</p>

陈文渊自然而然,将这对狗男女给恨上了!</p>

“龙根,楠哥也没求过你啥,哪怕咱们哥几个鸡.巴一辈子也硬不起来了,也求求你,把那sao婆娘草过,狠狠的草!真要出了事儿,有我顶着!”郑楠皱着眉头,一脸凝重之色。</p>

一旁的朱大旺,亦开口道:“龙兄弟,怕个球,日翻了,日死了。哥啥也没有,就他娘的剩下钱了!大不了咱们哥几个出国去,日大洋马,干日本婆娘!”</p>

“总之,你一定要帮文哥把这事儿给办了,草,狠狠的草!老子倒是想去日来着,可惜,家伙事儿太小了,给那婆娘挠痒痒都不够。”朱大旺不无遗憾道。</p>

龙根苦憋着脸,看了看三人,有些无语。妈的,自己遇见了一群什么样的奇葩啊?跟他们一比,自己算个球啊?</p>

“龙根,求求你,帮帮我!”陈文渊抬来恳求的目光,迫切得差点儿给龙根跪下了!</p>

龙根撇撇嘴,无奈道:“哎,哥几个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我还能咋办呢?只能吃回哑巴亏了!”</p>

“谢谢你龙根!放心,你一定不会吃亏的,那婆娘真心不错,我也想日来着,就大旺那话,家伙事儿太小了,塞进去跟大海里涮拖把似的。”陈文渊喜极而泣,畜生本性尽显。</p>

龙根倒是不怕,洞大井深?老子连老毛子的种都日过,还怕一个sao婆娘?开玩笑呢!“哼!真惹急了老子,一杆子戳进屁.眼儿里,老子让她十天半月下不了床,憋着大便拉不出来!老子憋死她!”</p>

陈文渊心事一了,四人再次举杯畅饮,觥筹交错间,庆元三少无一幸免,醉倒在桌子上,独独龙根拿着筷子,嚼了根儿牛鞭,擦擦嘴,整了一瓶儿哇哈哈,这才招来几个服务员,将三人塞进宝马X6。</p>

“麻痹的,一件五粮液没了,屁都没放一个,奶.奶.的,这笔钱老子跟谁要去啊?”李四海眼皮一抽,目送着宝马X6离去,“几个混蛋酒量太好了,哎!”</p>

赶在熄灯之前,终于把几人送回了102寝室,三人醉话连篇,听的龙根毛骨悚然。</p>

“龙根,日,一定要日,用你的大.鸡.吧,狠狠的捅,戳穿她的小.逼缝儿!!!”陈文渊还惦记着干自己老娘的事儿。</p>

脱下几人臭鞋,龙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麻痹的,逼缝儿要真小了,你们三畜生能留着让老子上?”</p>

把三人弄上床,自己洗漱了一下,转眼到了凌晨一点,本想给表婶儿打个电话,报道行踪来着,想想还是算了。别表婶儿听见自己的声儿,饥渴难耐,大半夜起床自己抠弄,那可就麻烦了。</p>

“呼呼...呼呼呼”</p>

呼噜声中,太阳缓缓升起,铃声大作,四人嗖嗖的从床上爬了起来,除了龙根之外,三人脚步虚浮,宛若腾云驾雾一般,东倒西歪,跳大神似的。</p>

“啊...上课了。”</p>

“今儿上午啥课啊?”</p>

“历史!”龙根没好气道,伴随三人左右,生怕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上,那脸可就丢大了。</p>

还好,四人平安到达教室,一看还有五分钟,龙根飞奔到党校门口,拎了四份儿早餐,豆浆油条包子,狼吞虎咽,赶在老师进门前,解决完!四周盯着怪物似的看着最后一排四人,反被朱大旺给瞪了回去!</p>

“看,看个麻痹!好好听讲!”</p>

众人一瞧,尼玛,原来是庆元三人,顿时噤若寒蝉,纷纷回过头去,也有细心人把龙根记了下来。暗暗道:“这人谁啊?跟庆元三少厮混,以前咋没见过呢?”</p>

“哇塞,美女.老师!”</p>

“女神啊!”</p>

“次奥,你看那奶.子,那撅起来的屁股蛋子。老子真想啃两口。”</p>

“二蛋,你流鼻血了....”</p>

窃窃私语引来庆元四少注意,龙根抬头一瞧,“麻痹的,这不是宋琴吗?”</p>

“果然是个美女啊!”朱大旺流出了口水儿。</p>

“龙根,你认识她?”郑楠好奇道。</p>

龙根嘿嘿贼笑,“见过两次,呵呵,是挺漂亮的。”</p>

“那可不,这婆娘可不简单,后台硬朗的很,老爹是组织部部长,我的顶头上司。男朋友也不简单,西区派出所所长,叫什么来着?让我想想。”</p>

龙根顿时黑了脸,麻痹的,不会那么巧吧。脱口而出,“刘学民!”</p>

“对对对,刘学民。不过,你咋知道?”郑楠更好奇了。</p>

接触了一晚上,大伙儿也对龙根有所了解,不过就一破乡长,破地方的破秘书而已,咋能接触到县上派出所这个层面?</p>

龙根把事儿一说,几人恍然大悟。</p>

“你小子,有能耐啊,何县长可是个好官,没想到为了你居然以权谋私,你们俩关系不简单吧?”郑楠坏坏笑道。</p>

龙根没有吭声,心说道:“刘学民算个球,老子不仅要你下台,还要日你婆娘!待会儿下课就去把宋琴给办了!”</p>

宋琴心情很不好,脸色惨白,鼻梁上长了两颗青春痘,难看的要死。男朋友无缘无故下来了,了解了一下原来是何县长动了铁腕儿,父亲倒能帮上忙,可惜....父亲一直不待见刘学民。</p>

上课也显得没啥精神,随便讲了几句,便让大家复习,出门去了。党校培训也就坐坐样子,混段日子,一张“党校结业”,盖俩大章,得,这事儿就算完了。</p>

龙根连忙跟了出去,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宋琴办公室。</p>

“宋老师,别来无恙啊,那,那啥,身体最近感觉咋样啊?”龙根开门见山,色迷迷盯着宋琴饱满的胸脯。</p>

想想给刘学民那王八羔子戴绿帽子,二弟精神的很。</p>

“啊?是你啊,龙根。”宋琴有点儿意外。“那个,我正想找找你的电话问问你呢,那个,我我...我那个走了,可是,可是小腹还是阴疼阴疼的,怎么回事儿啊?”</p>

龙根闻言一喜,却做出一副为难之色。</p>

“这个,如果所料不差,你这应该是泉眼儿不通,阴.道不畅的毛病。治疗的话,有点儿不方便....所以我...”龙根摊摊手,露出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p>

宋琴面色一红,无比着急,“那,那咋办啊?”</p>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一定... 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