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才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龙之虚竹戏花丛
上一章 淫龙荡凤贺岁篇--妻妾同学录 主目录

虞美人

作者:死亡骑士 更新时间:2015-05-23 23:52:46

-----虞美人》章一「春情」上

“死人!净拉拉扯扯做些什么,哎呦,要死啦你!”

凤仪楼的小丫鬟杏儿一边娇笑着闪避开陈羽贪婪的嘴唇,一边抬起袖子拭去左腮上的吻痕,见陈羽不肯干休,便急急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好了,我的好人儿,你家少爷可正在里面呢,别闹出动静来叫他们听见!”

陈羽一听这话,虽有些意犹未尽却也只好停下了手脚,这陈家的规矩大得吓死人,陈羽自七岁时卖身入府,便不敢多行一步路,多说一句话,饶是这样,也挨了数不清的板子。十几年下来,倒是让他一个农家的野孩子变成了粗知些礼仪的小厮。

只是,陈羽看了看杏儿如花的笑脸,只觉得心里痒的难受,当下心里一动,便说道:“好杏儿,咱们去看戏如何?”

那杏儿闻言捏了捏手绢,“看戏?看的什么戏?那刘宝儿的《牡丹亭》倒是我们小姐喜欢的,说是词儿又好,音韵上又有些风流的,我原也是极喜欢的,可是眼前价你我走的开么?便是走得开,我一个丫鬟你一个小厮,不管自己的小姐少爷,却自己个儿跑去听戏,问出来看不要了你的命!”

那陈羽闻言笑着说:“这你可是猜错了,我哪里说过要去听那个戏来,我是说……”

说着他伸手指指里间,那是凤仪楼头牌郁巧巧大小姐的香闺,那可是个按品轶出入的地方,不是有钱就能进得去的,能进到这件房子里的,都是世家勋贵。就在那里,二少爷才刚刚进去不到一盏茶时间。

“里面被翻红浪,可不就是一场好戏么?”陈羽指着里间伏在杏儿耳畔小声说道。

杏儿闻言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陈羽的意思,却又不由羞得满面红晕,一边作势欲打,一边嘴里嗔道:“哪里来的这些个花花肠子,你家少爷知道了,看不打死你!”

陈羽一把掐住杏儿刚刚举起的手臂,伸出手指在嘴间一放,轻轻“嘘”了一声才小声道:“莫要扰了少爷和郁姑娘的花花兴致,走,你且跟我来!”

这杏儿小脸通红地反手掐了陈羽一把,却抵死不肯挪动一步。听墙根儿这事儿她是听说过的,凤仪楼就有几个动了春心的小丫头子偷偷办过,鹦哥还好不好的跟她说起过自己听自己家姑娘墙根儿的事儿。

当时杏儿还调笑她干脆进去搏个红儿得了,须少不得些银子给的,说不好那少爷一高兴,就包了她呢,甚或一顶小轿抬回家去,做个现成的姨奶奶,那也是掌不住的事儿。

当时那鹦哥便说,伊还在乡下等着哩,说是最迟明年就来赎了身,到时可是要回去安安生生过日子的,怎能不给他留个干净身子!

然后虽然又说了些谁谁谁真的就被哪位公子老爷的看中了,可不就几锭银子往怀里一拍,就入了房之类的话,但是杏儿却只是在意的想着那赎身的事儿。

要说自己却是个真真可怜的人儿,不记事的时候就被卖了出来,这些年迎来送往里过活,可是连个情哥哥都没有,眼瞧着豆蔻之春都过了,却有谁肯为自己攒银子赎身呢?

要说也便只有眼前这个没良心的罢了,只是,他也不过一个外生子的小厮,连身子都卖给了陈家,却拿什么来赎自己?便是赎的起,他可愿意么?

想到这些,杏儿便不由得又看看眼前猴急地要扯着自己去做那龌龊事儿的陈羽,心里哀叹一声,冤家呀,你若是真心个疼我,便快快攒些银钱把我赎出去吧,到了外面,有什么事依不得你,便是那再羞人的事儿,也只好听你的便是。若是再晚些,只怕妈妈就要给我找个人了,到时开了脸,你便想要也不容易了。

想到这些时,杏儿没来由的心里一软,罢了,便听他的就是了,兴许顺着他些,他心里便能时时想着我,说不定便要将我赎了去呢。

当下陈羽嬉笑着扯着杏儿的小手,两人蹑着脚步走到门前。

这里间和外面是有一扇小门的,杏菱的门扇上糊的恰是一副仕女图,放眼金陵,也只有她郁巧巧敢这般作贱卞大家的画儿,据说是三千两银子买了来糊在门上的,寓意她卞赛赛的画儿再好,也不过是妓家用来遮羞挡眼的东西罢了。

陈羽不知怎么心里一动,便在那侍女恰似流风的下身上轻轻一点,顿时便戳出一个小孔来,只是那价值三千金的仕女兰花图上的仕女却刚刚好好的在下身两腿间开了一个洞。

杏儿抬眼时刚好看到他这个动作,不由得大惊失色,急急的伸手扯他,却还是晚了,看那仕女图在那个羞人的地方破了一个洞,她不由急道:“要死了你!这画是小姐天天见个无数遍的,这下子弄破了,她问起我来可怎么交代?”

陈羽笑道:“好杏儿,你不要害怕,你没看我只是戳烂么,手指又不是湿的,回头你找个背了眼儿的功夫,把它仍摁回去就是,大不了就是用点水沾一下,包你无事的。”

杏儿听了这话,心里便长出一口气,心道既然已经弄破了,自己也只好如此了。

这时陈羽却又说道:“便是万一遮掩不住,你家姑娘真个问起来,你即管推到我身上就是,到时我自有话答她,管叫她只会高兴不会恼!”

谁知这杏儿闻言却是突然就撅起了嘴,伸手便要甩开陈羽的手,陈羽见了不由讶道:“怎么了这是?可是我说错了什么话了?”

杏儿冷哼一声道:“你当我知不道么?你不就是一直惦记着我们姑娘吗,可是又出不得钱来,便净想些个这样那样的招术,要小姐稀罕你!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这心,便是再过几年姑娘红不得了,也有数不过来富家老爷等着赎了回去做妾呢,何时能轮到你!”

那陈羽听她这一席话,便不由得脸上有些讪讪,只是却又腆着脸儿低笑道:“好我的宝贝杏儿,这种事我哪里就敢想去了,不过是凑巧了一句话,却惹出你许多牢骚来,罢了罢了,到时随你怎么说便是,挨了打骂须怨不得我!”

杏儿闻言不由想到,果真个如人家说的,男人都是贪腥的猫儿,便连游在水里的鱼也不忘了惦记着。不过这死冤家虽花心,却也是自己眼下唯一的盼头了,又能拿他怎样呢。好歹他这念头根本是够不着的,自己又何必吃这花钱都买不到的醋呢。因此她心里的怨气竟也渐渐消了,只是作势嗔了陈羽一眼,便仍任由他拿着自己的手。

劝好了杏儿,那陈羽便探头将眼睛对准了小孔往里面瞧去。

这里面他是跟着自己家少爷进去过的,原就熟悉,所以此时不过一眼就看向了那粉红的流苏帐。

因为闭着门,所以那流苏帐就被高高的挽了起来,按照少爷的话说,黑漆漆的少爷我干个屁?我怎么知道自己身子下面躺着叫唤的是郁巧巧还是要饭婆?这事儿,须得眼里看着耳里听着手不闲着下边忙着,才有些些儿情趣,不然干个鸟劲!

陈羽顺着那小孔首先就看见自家公子耸着屁股向下一顶一顶的甚是得趣儿,然后找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时,却发现好巧不巧,那张脸刚好因为视线的关系被帐子给挡住了,陈羽不由得心下暗叹,这下子见不到公子口中所说那迷离的眼神儿了。

少爷的身子虽英挺不凡,却也不见得比自己强了去,又有什么看头,倒是他身下那具玲玲有致的身子看着着实让人眼馋。

陈家二公子从十几岁上就让小厮们到处帮着搜罗春宫画儿,因此上每日跟他形影不离的陈羽倒也看过不少,那春宫画上的女子当然是作画之人挑貌美者方可入画,因此一个个也都是纤侬得度,即管燕瘦环肥的,却总是撩人的紧。

可是她们若是比之当下床上躺着的郁巧巧,却又算不得什么可人儿了。只是,似郁巧巧这般的妙人儿,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便是如刚进府的七姨奶奶一般是些高官大宦的宠妾,再或者就是郁巧巧这般有钱都未必招她待见的红阿姑,那些靠作画换些银子养家的画师如何见得到呢。

陈羽一边想着一边看那对白嫩挺拔的娇乳随着自家公子的耸动而不住地前后打着摆子,真真个如少爷所说,那奇景便恰如波浪一般,只是这郁巧巧虽娇乳挺拔,身子却仍嫌太瘦,陈羽见那乳下明显露出有根根肋骨,便暗自想到,若是这妙人儿能再丰腴些,便更好了。

这时就听公子说道:“我说宝贝儿,你倒是出声儿啊,我这般费心费力的,你倒是只顾着闭起眼来享用,连嘴儿都不肯张上一张,却让二爷我如何个高兴法?”

然后陈羽就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优美如天鹅颈一般白皙的脖颈,暗恨那该死的帐子挡住了自己的视线,无法亲眼看着美人儿说话。

只听一个颤悠悠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说道:“外面有人呢,奴家不敢、不敢……出声,不然岂不被那小蹄子传了去。”

公子闻言不屑地说道:“怕他们个什么,我那小厮你是知道的,现下就是我的奴才,借他个胆子也不敢拿了二爷我的好事出去显嘴去,至于那个杏儿,改日少爷我得了闲儿,便梳理了她又如何!她还能哪里说去?”

陈羽听这话虽然知道确是如此,只是听到前面时不过是心上有些不爽,到了后面几句,却不由得暗骂道:“狗屁的二爷,若敢动我杏儿,看不阉了你!到时不过与我做个娈童罢了,便是做娈童,小爷我都懒得要你!”

此时久久不见那郁巧巧回话,只听见一股细腻的喘息声从帐后传来,二公子便又说道:“又何况,便说出去又如果,外人也不过眼馋罢了,谁又能碰得到我的巧巧美人儿一丝皮肉呢?”

话刚说完,就见那两条白腻的大腿忽而被二公子伸手抬了起来,然后她乖巧地合拢起来就盘在了二公子的腰上,那纤细的小蛮腰也顿时挺得笔直,显是少爷这一阵筛送的让她甚是得趣儿,不然依她的脾气心性,刚才少爷说要梳理杏儿时她便恼了。

只是陈羽见状却不由暗自说道:“这算个什么,美人儿,我下身这家伙可比我家公子强去了百倍,若换我来,你怕不要乐死了!”

心里这样想着,却听耳畔传来细小的一声冷哼,然后就听见杏儿问道:“我家姑娘的身子可好看么?”

陈羽闻言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当下便恋恋不舍的扭过了脸来笑着说道:“好我的宝贝儿,我知道你的身子定是比你家姑娘还美,什么时候饶我看一眼,便为你死也值了,可好么?”

杏儿闻言不由得转怒为喜,娇嗔道:“做那美梦呢!”

只是抬头看了陈羽一眼,便又小声说道:“你要看时,却也没有什么不行的,只是……”

陈羽闻言大喜,忙追问道:“好我的杏儿,只是什么,你快些说吧,非要馋死我你才甘心么?”

杏儿闻言又娇羞地嗔了他一眼才徐徐说道:“只是你须得赎了我出去,到时莫说看了,这身子便是你的,你要怎样便怎样,我一定百般依你,如何?”

天龙之虚竹戏花丛。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淫龙荡凤贺岁篇--妻妾同学录 主目录